首页 > 警务资讯 > 文学走廊
春到花港
2018-04-16 11:14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作者:   来源:中国警务报道    字体: [ ]

  四月西湖,不浓不淡,恰到好处。“莫要空放春光过。”我带着这个想法,抓紧时间去龙井、曲院、花港各处走了走。

  进花港东门,左边一带围墙,围出一个安静小天地。绿云天,落英地,这个不为人注目的地方,就是蒋庄。我以为,这里是杭州最美的所在之一。

  现在的出入口,看来是为方便管理另开的。原来由苏堤连过来一座轻巧长桥,现在,桥在苏堤的那头封住了。桥连着庄子的这头,正是蒋庄极精彩的一笔——

  从桥上下来,几面高高的镂空花墙,合成一个四方又不是很方的空间,花墙上紫藤缠绵,不疏不密的嫩枝新叶里,漏下一片迷离光影。人一走进,立即置身于一种奇妙美好的感觉里。

  “造园也要诗心呢。”这里不见名称,我想,把“梦窗”两字借来,倒也可以。

  “梦窗”望西南行数步,水上翼然一亭,名字忘了,对联还记得:不知明月几时来,唯问白云何处去。站在亭子檐下,左顾,是一堤素柳,右盼,有半湖晴光。眺望处,南屏山翠云缭绕。平湖可映月,远山常含烟,这份意境,一经对联点破,遂成绝唱。

  从亭上逐级而下,西望,一幢房子风格稳健,掩映在草木丛中。应该是蒋庄的主要建筑。屋基稍稍高出地面,又有围廊宽绰深长,这房子的可爱,正在这连接自然的围廊,和围廊上几面光彩流丽的八角玻璃窗上。

  在花深绿浓处逗鱼,是花港的乐趣。在楠木林下品茗听泉,是龙井的幽趣。在九曲桥赏荷临风,是曲院的清趣。然而,这次出行,信步所至,流连之处,游人不到,花鸟自在,我自己也得以自由的心情任性适意于山水,尽享林泉乐趣,暂忘人间烦恼。

  蒋庄,其本身说不上是花港的风景最佳处,但我又说它是杭州最美的所在之一,是因为在这里可以看到西湖绝妙的一面。好的风景,就像好的人生,没有恰到好处的立足之处,难免会有些遗憾。所以,在曲院,我也只是踱步在阴凉小径,远看那人烟和柳雾相交织成的美好春景。而我身旁的睡莲菖蒲,在清浅的水底方始悄悄绽放着的嫩叶,也比热闹处的新绿来得安闲,来得纯净。

  在龙井呢,我偏爱走那幽静的山路。阳光静好,春山微醉于满山淡淡的草木馨香里。那些未名小花,一片片一丛丛地无语开着。山里的空气,总是让我依恋不已……

  下次来,又要在什么时候呢?下次来的时候,这里又会是怎样呢?我陶醉在融融春光里,为能静享这无边的美好春景而庆幸,同时,又怀着一种莫名的惋惜之情。

  当此檐雨落花之夜,独坐灯下,听冷雨淅淅沥沥,洒上映着灯光和人影的窗玻璃,催我长思:那坡上小花可能正头沉沉地苦待日出,曲院的小径上水雾氤氲,栖霞岭下杭城万家灯火繁华如梦,而湿重的南屏晚钟,正一声声从水烟生处传来……

  这牵绕着我的几个地方,在这深夜里,有一种只有我知的默契趣味。我欣赏,并在心里,珍藏着这份西湖四月的精华。(谭勇奇)




相关信息